赌场发牌的合子
4小說網 > 極品神醫奶爸 > 第258章 解決方案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258章 解決方案

小說:極品神醫奶爸作者:易水朝歌字數:5533更新時間 : 2019-05-13 23:43:08
    ?    “現在發布一則最新消息,根據衛聲部公布的最新消息,這次的h1n7病毒流感已經造成了七人死亡,確定感染人數三百五十二人!”

    “另外全城通告一人,姓名劉中山,下面是其身份信息,此人極有可能是病毒攜帶者,而且此人已經進入到了臨城,希望此人盡快撥打電話進行自我隔離,也希望看到的市民能夠及時舉報!”

    “衛聲系統廣大干部和醫務工作者,發揚救死扶傷、無私奉獻的人道主義精神,不畏艱險、不怕犧牲的精神,衛聲部已經抽調了一批精英骨干,深赴疫情災區安城,進行積極做好宣傳、流調、隔離、治療等項工作!”

    “突如起來的流感病毒打亂了人們的生活和工作秩序,希望廣大市民,積極做好宣傳防治工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蘇塵剛剛打完一套觀音手,放在旁邊的電話便是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居然是龔茂吉打來的?

    接通電話之后便是傳來了龔茂吉有些急促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蘇塵,打擾到你的休息了吧!”

    “沒有,剛剛晨練完畢,龔布長有什么指示嗎?”

    “這么早還能起床鍛煉的年輕人不多了啊,好了,長話短說,你現在方面嗎?去打開電視看看吧!”

    這一次龔茂吉似乎并不催促。

    蘇塵也不在說話,快速的走下樓頂的陽臺。

    打開電視只是看了一眼,臉色便是突變。

    看來瘟疫還是大規模的爆發了啊。

    “看來捂是捂不住了,怎么樣,有什么好的辦法?”

    手機里再次傳來龔茂吉有些憔悴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劉中山沒有找到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昨天出動了上百人,把能全城的旅店酒店都找遍了,還是沒有找到,現在感染人數還在擴散,堵不如疏,民眾有知情權……情況已經十萬火急,如果現在不重視,我們將會吃大虧!”

    “首先我們應該找到病源,提前找到防治措施,然后快速的培訓一批醫護人員,進行到幾層進行培訓,全民開始控制,媒體進行宣傳,這些布長比我更有辦法!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很好,怎么樣,準備好了嗎?我希望你可以帶領我們的中醫發光發熱!”

    “時刻準備著!”不知不覺的,蘇塵感覺自己肩上的擔子重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拜托了!”

    龔茂吉鄭重的說道。

    掛斷電話,樓以瀟和蘇溪已經站在了門口。

    似乎知道了蘇塵的任務似的。

    樓以瀟有些認真的看著蘇塵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不希望你去,但是我又知道你不得不去!一切小心,我們等你回來!”

    “爸爸,溪溪等你回來!”

    這一刻蘇塵也是感受到被人牽掛的溫暖。

    這是一場戰爭,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。

    當蘇塵走出房間的時候,西關醫院的一輛大巴已經在下面等候了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蘇塵已給吳剛打電話,吳剛便是連夜抽調了幾名醫院的精英。

    兩名護士,一名剛剛招聘的老中醫,一名助理,在加上吳剛自己,他們這一行人只有六人。

    對于他們來說,這可是一場千載難逢的機會。

    趕到江泉,龔茂吉已經在等候。

    簡短的說了幾句動員的話語,一行人便是直接轉到了機場,然后又馬不停蹄的乘坐專機趕赴災區。

    因為怕蘇塵這一行人與其他地區的醫護人員無法溝通,龔茂吉也為他們安排了一位行程秘書,專門負責聯絡各個醫療隊伍的協調工作。

    在飛機上秘書小李便是把這次的醫護人員的名單公布了。

    西醫的話在全國抽調的精英幾乎來了一百八十多個人,而且這個人數還在不斷的增加。

    而中醫的話,除了蘇塵他們這一行人,在中醫協會也是抽調了一批人,足足二十人左右。

    這也是規模最大的一次中醫加入這種救援工作之中。

    “蘇先生,這一次中醫帶隊的人是中醫協會的副會長,孫大山教授,同時他還是燕京中醫大學的教授,很有名望的一位老學者,老中醫!我們來的時候布長也多次交代,讓我一定要協調好你們之間的工作部署!”

    蘇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不過總是感覺,這個中醫協會的副會長有些耳熟啊。

    東方弦是中醫協會的會長,這個孫大山看來應該也是和東方家有點淵源才是

    下了飛機,早就有地方的車子在等候接機,或許是也因為這次疫情爆發的原因,氣憤也是有些沉悶

    如此又行走了一個時辰,又換了幾輛軍用越野車行駛了足足三個時辰,由一開始的泊油路,到后來的水泥路,然后又換成的泥土路。

    如此顛簸行駛了一個下午,當他們趕到安城城疫情災區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。

    而這個時候他們也是穿越了一個個的封鎖線才趕到這個地方。

    在空曠的場地上已經臨時搭建了許多的帳篷。

    一樣望去,倒像是一個軍營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好我們是中醫救援隊的專家,請問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小李秘書的一句話還沒有說完,那個被問路的一個美女噗嗤一下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喲,還專家,中醫什么時候也有資格參與這種級別的救援了,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吳剛的脾氣暴躁,看到居然有人敢瞧不起他們,當下便是要發火。

    “國難當頭,我想現在不是爭論誰有資格沒有資格的問題吧,這小姐的質疑,難道也是在質疑龔布長的選擇嗎?”蘇塵冷冷的說道。

    那美女上下打量了一下蘇塵,不過在看到蘇塵那黑著的臉的時候,脖子一縮。

    用手指了指不遠處的一派帳篷。

    “那邊就是中醫區,有什么了不起,那邊的一個教授剛剛被我們主任給訓的沒了脾氣,沒想到又來一個!有本事就比我們西醫先找到破解病毒的辦法!”

    那女人說完轉身便是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這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們來是治病救人的,不是來吵架的!”

    “這種人怎么老是帶著成見來看我們,我們是來治病救人的,又不是來搶他們的飯碗的!”吳剛紛紛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看到蘇塵不在意,大家也都不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一起來到旁邊的中醫帳篷區。

    結果原本搭建的幾十個帳篷,居然全都用光了。

    分到中醫這邊的只有區區不到十個帳篷。

    而因為他們這邊過來的比較晚,等他們趕過來的時候,帳篷居然只剩下了一個。

    “這樣不行的孫教授,我們那邊有七八個人,你這只給我們一個帳篷,我們沒有辦法住啊!”

    過了好久,在一個帳篷里面便是傳來了秘書小李的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小李啊,不是我不給你們帳篷,你們也看到了,我們這里也是很擁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他們為什么一個帳篷里面只住了兩個人呢,還有有的一個帳篷里面就住了一個人!”

    “他?我也不怕告訴你,他是我們協會會長的大公子,東方承銘,別說他要一個人住一個帳篷,就算是他說一個人要住兩個,你們誰還能怎么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說,我們這里也有一個帳篷住五六個人的呢,你要是不滿意,去找西醫要去!”

    孫大山也是因為帳篷的原因正鬧了一肚子火呢,剛剛和西醫那邊的主人鬧了個大紅臉,還被人家給嗆臉紅臉白的。

    “切,就是,有本事找西醫去要帳篷去啊,沒能耐就憋著,還真以為這里是鍍金之旅呢,過來走一趟再回去就萬事大吉,步步高升了?”

    “我們孫教授還煩著呢!”

    “是嗎?不知道孫教授有什么好煩的呢?”

    蘇塵忽然掀開簾子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你誰呀,誰讓你進來的,這里面都是一些有用的中藥試劑,你要是碰翻了,你賠償的起嗎?”

    “你給我出去……”孫大山也是一臉怒火的轉過身子。

    然而他剛剛看了蘇塵一眼,那囂張的火焰瞬間便是偃旗息鼓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孫大山詫異的看了一樣蘇塵。

    蘇塵也是認出眼前的這個所謂的教授了。

    當初為王恩和看病的時候,王海音為了揭穿蘇塵請來了一個專家,而那個專家居然就是眼前的這個孫教授。

    “喲,我當是誰呢?孫教授,那一百萬賺的可是很輕松呢!”

    當初孫教授什么都沒有做,便是獲得了王家的一百萬酬金。

    “你,居然是你!”

    “我的出現似乎讓是孫教授很是意外了,聽說這帳篷已經沒有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們這里的人住著也是很緊繃,蘇先生,我們是來治病救人的,不是來享受的,就不用如此計較住的地方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是可以不計較住的地方,但是我不能讓我的人連住的地方都沒有,你也說了,我是來治病救人的,不是過來受人排擠的,如果孫教授這里不能解決的話,那我就直接聯系龔布長了!”

    “喲,還龔布長,你嚇唬誰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!”孫教授看著怒氣沖沖出去的蘇塵,趕緊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小齊,你去幫助他們騰出兩個帳篷出來!”

    “孫教授我們自己人住的都緊繃,在騰出兩個的話……他們有能耐自己去找西醫那邊去要啊,我可是聽說,人家那邊都是一個人一個帳篷的!”

    “讓你去你就去,哪里那么多廢話!”

    孫教授忽然怒了。

    那個叫做小齊的也是趕緊委屈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多謝!”

    蘇車也不猶豫,沖著孫教授道了一聲謝,轉身便是走了出去

    “教授,那人是誰啊,怎么這么囂張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他好像和教授認識啊,這么年輕就跑過來鍍金,難道是哪個大人物手底下的?”

    鍍金?

    他們居然都以為這一次的疫情是他們的鍍金之旅。

    “行了,這件事到此為止,總之一句話,你們不要惹他就是了!”

    孫教授說完,內心也是有些疑惑了。

    這個家伙是怎么來的,而且看他剛剛的樣子好像真的和布長很是熟悉啊。

    加上蘇塵,他們一共是七個人,三個女孩子,四個大老爺們。

    三個帳篷對于他們來說綽綽有余了。

    原本他們打算是讓蘇塵自己住一個帳篷的,結果蘇塵拒絕了,提出另外一個帳篷作為會議室和工作室。

    一切安頓完畢,蘇塵便是讓小李想辦法弄到一分關于疫情的資料還有病人的狀況,如果可以的話,最好是能夠近距離的接觸到病人。

    他們一直這么躲在后面也不是辦法

    總不能來一趟,連病人什么樣都不知道吧。

    聽到蘇塵的安排,小李快速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時天色應完全黑了下來。

    用了沒多大會的功夫,小李又快速的走了回來。

    因為跑的太急,有些氣喘吁吁的。

    “蘇先生,資料我沒有找到,不過我得到了一個消息,前面的隔離區好像有幾個病人快要不行了,他們要求大夫趕緊進去!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的要進去?”小李很是詫異的看著有些興奮的蘇塵,這個家伙瘋了嗎?難道他真的不知道前面的隔離區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哪里是重災區,病毒橫行,進去的人,都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而且,被隔離起來的那些人,說句不好聽的,已經等于是一只腳踏入了鬼門關。

    剛剛她得到消息的時候,那些所謂的專家和學者躲在推脫,還有的甚至當場就跑去了洗手間。

    誰愿意進去?

    “怎么了,我是中醫,不接觸病人我怎么為病人看病!”蘇塵很是自然的說道,似乎也知道小李心中在想什么,笑著說道,“我們是醫生,過來就是為病人服務的,病人需要我們,而我們卻是還在這里不敢進去,那我們算是什么專家!”

    “前面帶路!”

    看著蘇塵和小李的背影,跟過來的兩個小護士的眼睛居然有些濕潤了。

    “院長,他,好偉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有正義的醫生!”

    “希望佛祖能夠保佑!”

    在往前便是西醫的專家隊伍。

    而在一個更大,更寬廣的帳篷前面,碩大明亮的探照燈把帳篷前面的一片區域照亮的如同白晝。

    一群穿著白大褂,帶著口罩,防塵服的醫生,正在討論

    “你們到底想好了沒有,到底誰進去,孫富貴!”

    “額,不不,我是做病原體研究的,主要負責病毒的分子排列和dna排列分析,我就算是進去了也不能做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劉大壯!”一位頭發花白的老人無語的嘆息一聲,然后又轉向了另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我?我也不行啊,沒有儀器,沒有抗毒血清,能夠退熱止咳的藥物我們都試過了,不管用啊,最新的病源分子還沒有破解,我們進去了又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那按照你們的理解,我們不遠其那里來到這里,那又是為了什么?怪我沒有把設備給你們帶過來?怪我沒有把病原體的分子式給你們列出來?”

    滿頭白發的老醫生憤怒的吼道。

    他已經全身都套在了生化服里面,看樣子是準備進入災區的,可是卻找不到與他同行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讓我來吧!”

    就在大家沉默的時候,蘇塵的聲音不大不小的傳了過來。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irgqa.icu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赌场发牌的合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