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场发牌的合子
4小說網 > 十惡臨城 > 第五百七十一章 人心浮動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五百七十一章 人心浮動

小說:十惡臨城作者:言桄字數:2459更新時間 : 2019-04-19 11:36:36
    從“有變”兩個字后,聞牧山有好幾頁沒有寫關于考古情況的事,他大部分精力都用來研究后勤供給的東西。比如水跟食物還剩多少,能不能申請預算,再給大家發一筆獎金之類。

    筆記中開始出現各種數字和算式,我們第一眼無法猜透它們后面的含義,但不用說也知道,考古隊里已經是暗流洶涌了。

    因為到了后來,雇傭來的那十個人都開始磨起了洋工,干活的只有他跟費唐兩人。

    有時候,他也會深夜抱怨,但最后總能夠理解他們。

    “條件艱苦,物資匱乏。只有我和小費與個別工人忙碌,其他大多數出工不出力……深夜獨思,趨利避害,人性使然。忘我而求真理者,千萬分之一二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不過更多的時候,他還是會關注到學術本身。

    “遺址發掘第十天。該城大致廢棄于唐朝初年,東西長一公里,南北寬半公里,呈算盤狀。

    “東西、南北門各有兩條大道相通,左右分割成市坊,有唐長安、洛陽遺風。王宮在城中心北側,與長安宮城位置相似,城中心東側有大寺遺址。

    “夯土下無兵燹灰燼,無洪流水漬,城外不遠處至今仍有綠洲存在,千年之前應適宜人類居住,無因沙棄城之可能。王宮、大寺與民宅均有人為拆毀跡象,甚疑。”

    從聞牧山當時的考察來看,呼犍谷城是唐朝初年被廢棄的,但奇怪的是,這座城并沒有遭遇兵災、水災,而且至今周圍還有綠洲,所以一千多年前,這里肯定適合人類居住,不至于像樓蘭古城那樣,因為沙漠侵蝕,居民被迫棄城而去。

    那么,西夜國究竟是怎么消失的呢?

    聞牧山當然要跟自己的好基友費唐認真探討此事。

    兩人同住一個帳篷,常常徹夜談心。針對西夜人棄城的問題,費唐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設。

    “毀城造像說”。

    費唐認真考察了那座塑像的殘肢,他認為這座神像并沒有建成,因為西夜國在西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中等國家,單憑一國之力造如此宏偉的巨像根本就是異想天開。

    別說西夜這種小國,就算幾十年后大唐國力正盛的時候,武則天也是傾了全國之力,才在洛陽建成了通天浮屠。這種大佛是用夾纻法塑造的,高達九百尺,七年之后被面首薛懷義私自燒毀。

    所以西夜國上下團結,不惜拆毀王宮、大寺,乃至老百姓的家宅,也要興建如此巨大的塑像——是什么力量才能讓他們棄國棄家,一心造像?

    聞牧山對費唐的說法也表示過懷疑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費所說,只能做假想之一。公元前希臘有宙斯神像,羅德島巨像,也未曾聽聞毀國造像之說。”

    其實按照聞牧山的推想,呼犍谷城被遺棄很可能是因為商路變遷。

    他認為漢晉以來,呼犍谷城都是絲綢之路南道的交通要沖,從中原地區來的商旅駝隊,都會經過西夜,然后前往罽賓、貴霜、帕提亞等地。

    但是,后來葉爾羌河改道,絲綢南道逐漸被沙漠侵蝕,所以商隊路線往昆侖山和喀喇昆侖山北麓遷移,這樣就把呼犍谷城甩在了北方的沙漠腹地里,所以西夜國的位置也便不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西域諸國,物產貧瘠,基本上依靠商業立國,所以商旅減少之后,城市也沒有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于是西夜人也往南遷徙,到了葉城縣南邊的烏夏克巴什,所以沙漠里的這個遺址,大概就是西夜人遷徙之后的故都。

    兩人為此爭執良久,直到又有了新的考古發現。

    他們在塑像的殘肢上,發現了許多人類的骨骼——有腿骨、肋骨、頭骨等等等等。

    這些骨骼的發現讓民工們驚慌失措,當然,或者這也給了他們一個罷工的借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工人們群哄,說此地殺人如麻,鬼氣森森,要求返鄉。”

    說到底,民工們就是覺得忙活半天,什么都沒有找到,大家也得不到什么實惠,挖出來的東西還這么嚇人——老子都要回家,不想干了!

    聞牧山和費唐已經彈壓不住局面,幸虧民工里也不都是刺兒頭,一個叫王土大的人比較憨厚,一直追隨他們左右。

    “……只有王土大可以仰仗,每天勤勤懇懇,任勞任怨。”

    大概王土大心里只有一種樸素的想法吧——拿人工錢,就要給人賣命干活兒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人只打牌聚賭,終日狗茍蠅營,呼幺喝六,我和小費,都敢怒而不敢言。”

    可以想象聞牧山當時的處境,秀才遇到兵,有理說不清。他跟費唐兩人勢單力薄,工人們拿了錢磨洋工,他們也無計可施。

    所以他們三個人只好默默干活,其他工人們都在帳篷里乘涼打牌——而且聞牧山他們也不敢隨便撤離。

    “經費有限,遺址難尋。一旦撤離,恐項目取消,再也無法回來……”

    西夜考古隊連續一個多月沒有音信,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。聞牧山也沒辦法聯系總部,這種情況,這種進展,他又能說什么呢?

    但事情不能這樣僵持下去,兩個人總歸要想辦法。于是費唐主動出面,與那些工人談判。

    談判的結果就是,費唐返回縣城,去多拉一些補給物資回來,同時工人借口條件艱難,要求回去后工資翻倍,聞牧山和費唐只好答應了這個請求。

    但是,工人們很快又反悔了。

    “有工人叫云疆者,原名黃善保,狡詐兇頑,尤為難纏。他質疑我與小費到時無法申請預算,要求與我們個人簽訂欠條,如公家不認,便以私人財產償還……”

    這個云疆是當地派出所登記的名字,亞吐爾村民都叫他黃善保。他母親姓云,是當年下鄉的知情,后來知識分子與貧下中農相結合,他母親就嫁給了一個姓黃的農民,生下了黃善保。

    后來知青返鄉,母親拋棄兒子回城。黃善保長大后,腦子特別活絡,他經常去烏魯木齊看望母親。

    在他心目中,母親所在的城市才是真正高大上的地方,所以他非但不記恨母親,反而附庸風雅,用了母親的姓氏,改了個叫“云疆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總之,在云疆的鼓動之下,聞牧山開始面臨著大危機。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irgqa.icu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赌场发牌的合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