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场发牌的合子
4小說網 > 六零軍嫂有空間 > 第557章 希望成空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557章 希望成空

小說:六零軍嫂有空間作者:吾乃九千歲字數:3679更新時間 : 2019-04-18 21:59:54
    馮月如等安安從舞池出來,主動上前,笑著舉杯:“總經理,我敬您一杯!”

    顧瑾安正好有些渴,端起旁邊桌上的一杯紅酒,禮貌的和馮月如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馮月如見顧瑾安喝了一大口,眉眼帶笑,正在馮月如想說話的時候,

    安安忽然說了句“抱歉,”然后,轉身離開了。

    安安來到夏至身邊,壓低聲音道:“媽,您已經喝了好幾杯了,別喝了,不然回到家,爸該生氣了。”

    夏至嘴里說著“放心,媽不怕,”嘴里說著不怕,手中的紅酒卻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顧北城每次生氣,也不會對夏至發脾氣,只會教訓幾個沒出息的兒子。

    特別是安安,每天跟在夏至身邊,怎么就不知道擋酒?

    安安每次都誠懇的認錯,然后,顧北城就會說:“下不為例!”

    當然,顧北城不會真的生氣,他只是擔心夏至,又不忍心責怪夏至,就去教訓兒子。

    安安也知道,所以每次都很配合!

    正好有電話打來,夏至接了電話,發現打電話的人是顧北城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我現在就回家,別生氣了!”

    夏至用哄孩子的口吻,哄著顧北城,掛斷電話后,夏至對安安道:“少喝點,早點睡,媽媽先回家了!”

    “好,”安安讓人把夏至送到車上。

    安安不但是公司的總經理,更是老板的兒子,且為人謙遜有禮,很多人都上來敬酒。

    安安每次雖然都只喝一小口,但還是喝多了。

    安安把剩下的事情交給助理,自己先去了一趟衛生間。

    從衛生間出來,安安走路都有些不穩。

    馮月如一直緊緊盯著安安,發現安安離開晚宴后,就跟著安安來到了衛生間,等安安從衛生間出來,忙上去攙扶。

    安安搖了搖有些昏沉的腦袋,嘴里說著“多謝,”然后把馮月如推開。

    馮月如好不容易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,哪里肯放過?

    馮月如抓著安安的胳膊不放,安安喝多了,感覺渾身無力,一時間竟沒有推開馮月如。

    “總經理你喝醉了,我送你回房吧?”

    夏城集團經常在自家酒店舉辦宴會,安安也經常在這里配客戶喝酒吃飯,所以安安在這家酒店,有一個固定的居住房間。

    安安擺手“不用,謝謝!”

    安安抬頭,瞇眼仔細打量面前的女人,過了好一會兒才看清面前的女人有些熟悉,但一時間竟想不起來,她是誰?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聽到顧瑾安的話,馮月如一時間竟有些氣悶,這個男人還真是無情!

    他們之前還跳過舞呢?

    現在喝醉了,竟然連她是誰都不知道,看來,這個男人還真是沒有把她放在心里呢。

    這就讓馮月如更加的不甘心了。

    她到底哪里差了?

    她一個唐唐穿越者,難道還配不上這個男人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雖然是未來的世界第二大富翁,但她也不差啊,未來幾十年發生的事情,她都門清,她是可以幫到他的。

    只要娶了她,她一定會是他的賢內助的。

    安安感覺頭疼的厲害,十分想要上樓休息,就開口道:“麻煩你幫我叫一下酒店經理,讓他送我去房間睡覺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”馮月如嘴里硬撐著,身體卻沒動。

    馮月如之前已經在酒店開好了一間房間。

    “總經理我知道您住在哪里,我現在就送您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安安低著腦袋,幾乎要睡著“不用,我...叫經理來。”

    馮月如卻已經扶著安安上了旁邊的電梯,然后把已經睡著的安安攙扶進了自己定好的房間。

    到了房間,馮月如把安安扔到床上,安安躺在床上,就睡死過去了。

    馮月如看著床上的男人,心中懊惱,就這德行,還有精力辦那種事嗎?

    不過,馮月如很快就振作起來,先把安安的鞋子脫了,然后是衣服。

    等把安安身上的衣服全脫光,看著面前男人,健壯沒有一絲贅肉的身體,臉漸漸紅了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的身體...真棒!

    就算這個男人不是未來的世界第二大富翁,她也愿意和他來個一夜情。

    馮月如為了給安安脫衣服,自己也累的饅頭大汗,于是,就去衛生間,自己也洗了一個澡,然后上了床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;

    安安睜開眼睛,腦袋還是有些疼,晃了晃腦袋,安安看著天花板,卻發現,天花板的顏色有些不對。

    自己居住的房間,天花板的顏色是白色的,這間房間的天花板卻是米黃色的。

    這?

    安安轉動腦袋,卻驚駭的發現,自己床上竟然有人!

    而且還是一個女人!

    安安看著睡在自己床邊的女人,他還認識。

    這不是,他們公司的那個女員工嗎?

    好像是人事部的人,還跟他和母親,一桌吃過飯,好像叫什么...馮月如。

    安安面色一變,掀開被子,看了眼,隨即,臉上閃過一抹憤怒和懊惱。

    安安陰沉著臉,撿起自己地上的衣服,一件件穿了起來。

    馮月如早醒了,只是,假睡罷了。

    她想看看顧瑾安的反應。

    見顧瑾安醒來后,一言不發,默默穿起衣服來。

    這是啥意思?

    難道是不想負責任?

    馮月如當即急了,裝作初醒的模樣,嬰寧一聲“...嗯。”

    馮月如瞪大眼,假裝發現不對,轉頭就對上了安安的目光。

    此時的安安面色陰沉,眸中是毫不掩飾的厭惡。

    “啊...”馮月如心里有些慌,但還是根據自己早已想好的對策,先是驚叫一聲,然后大聲指著安安,“總經理你...你怎么會在我的房間?”

    “我們...”馮月如掀開被子,看了眼,然后眼圈一紅“我們怎么會這樣?”

    顧瑾安看著面前女人的矯揉造作,冷哼一聲,“我們為什么會這樣,難道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馮月如見安安如此說,頓時有些慌了,強撐著指責道:“總經理這話是什么意思?我是女孩子,發生了這種事情,我才是受害者啊!”

    “受害者?呵呵...”

    安安冷笑“你不用擔心,我們昨天晚上什么都沒有發生過,我昨天晚上雖然喝醉了,但是發生關系后是什么樣子,我還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沒見過豬肉,還沒見過豬跑不成。

    顧瑾安自己是個自律的人,但是去國外留學的時候,他倒是有不少私生活比較混亂的朋友。

    畢竟外國人在這方面比較開放。

    他雖然喝醉了酒,但是身上干干凈凈,根本沒有做完那種事情后的痕跡。

    馮月如一聽,就輕咬了一下薄唇,昨晚她是想和這個男人發生一點兒什么的,但是,這個男人醉的太厲害,她什么都干不了。

    “我畢竟是女孩子,”馮月如故作委屈道:“雖然沒發生什么,但這種事情若是傳出去,我還怎么做人啊?”

    安安卻冷靜道:“我喝醉后,沒有什么特殊的癖好,只會陷入沉睡,所以我絕不會對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我和你身上的衣服,都沒了,誰脫的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...”馮月如剛想說:當然是顧瑾安脫的。

    安安卻搶先一步說道:“我之前可是說過,我喝醉后,只會陷入沉睡,不會做別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...凡事總會有例外吧。”

    安安目光冷冷的盯著馮月如“說吧: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歡你,所以不會讓你做我女朋友,更不會娶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做你的情人啊!”

    馮月如也顧不得廉恥了,直接說道:“我可以不成為你的妻子,但我想成為你的情人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”安安正色道:“顧家男人不準養小三、小四!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馮月如卻不信道:“哪個有錢的男人,不是三妻四妾啊,我只當你的情人,我不會干涉你的生活,就算你再找別的女人,我也不會管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別的男人是怎樣,但我顧家男人,不會養小三、小四!”

    馮月如之前只當顧瑾安是虛偽,男人有錢就變壞。

    男人是視覺動物,男人都貪圖新鮮感...

    顧家的男人有權有勢,怎么會不玩女人呢?

    可此刻,馮月如看到顧瑾安那一臉的樣子,竟然開始相信了。

    難道顧家男人真的不養小三、小四?

    顧瑾安見馮月如不說話了,于是接著說道:“等你說出你要的東西,你就離職吧,你已經不適合在夏城集團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馮月如沒想到顧瑾安竟然想要開除自己。

    這和自己想的不一樣啊!

    也和里的情節不一樣啊!

    若是自己離開了夏城集團,那么自己豈不是和顧瑾安徹底斷了聯系。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irgqa.icu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赌场发牌的合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