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场发牌的合子
4小說網 > 北宋大丈夫 > 第479章 贏在起跑線(為‘煙灰黯然跌落’白銀大盟加更9)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479章 贏在起跑線(為‘煙灰黯然跌落’白銀大盟加更9)

小說:北宋大丈夫作者:迪巴拉爵士字數:3995更新時間 : 2019-04-18 19:01:27
    趙仲鍼從未想到過官家會這么重視自己的建議,所以得了消息后有些納悶。

    王雱也在沈家,正在和沈安說著最近太學里那些學生的動態,以及雜學在太學里的教學進度。

    說了半晌,王雱口干舌燥的喝茶,見趙仲鍼沉默,就說道:“可是沒頭緒?此事其實簡單,直接拿了那些官吏重懲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趙仲鍼搖頭道:“太狠。”

    王雱嘆道:“恕某直言,仁慈對于帝王而言只是個笑話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沈安喝住了他,然后又繼續看書。

    這是贊同你的意見,但不許你說。

    王雱有些悻悻的道:“這是試探,有人在試探官家的態度。官家順勢讓大家想想對策,這就是在告訴那些人他惱了,再鬧騰就收拾你。哎!帝王啊!竟然這般不得伸展手腳嗎?”

    這皇帝比宰輔還不如,堪稱是窩囊。

    王雱看著趙仲鍼,眼中有精光閃爍著:“仲鍼,你以后可要強硬些。那些人就是安北兄說的賤皮子,一日不抽打就會發賤。要硬起來!”

    硬你妹!

    沈安無奈放下書說道:“一味強硬的帝王會四面楚歌,而且很容易崩了。所以要有手腕,軟硬兼施,該硬就硬,該軟就軟,就像那……罷了,一句話,該下狠手就別手軟,該迂回妥協的時候也別強硬。”

    趙仲鍼以手托腮道:“太復雜了,若是能一言九鼎該多好?”

    “那你成為昏君的可能性會更高些!”

    王雱打開折扇扇了幾下,沈安皺眉擋住了冷風,說道:“你且少扇些,免得咳嗽。”

    王雱沒理他,得意的道:“官家惱怒了,這是你引發的,也可以說是官家對你的認可,仲鍼,好兆頭啊!”

    趙仲鍼搖頭道:“某沒想什么好兆頭,只想找個好辦法來解決此事,否則一想到那些災民,這心中就難受。”

    好吧,這是一個責任心極強的少年。

    王雱也少見的拋棄了自己的毒舌,建議道:“按照某的想法,該是先讓人賑災。千萬別馬上把他們遣送回去,那不好。等把他們收拾體面了之后,再去收拾那些官吏,最好殺幾個。”

    這貨說到殺人時眼睛都不眨一下,趙仲鍼卻抬頭道:“大宋不殺士大夫,此事……還是要賑災,地方糧倉要馬上徹查一遍,各地是否有災民,這個也要順帶查一遍,以后若是能成為定例,那些官吏就會收斂些,受災的百姓也能得到妥善安置。”

    這是個一勞永逸的辦法,看趙仲鍼的意思,分明就是想建立一個核查機構,把這等事作為一件大事來抓。

    “安北兄以為如何?”

    趙仲鍼覺得自己的主意極好,兼顧了各方面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沈安覺得真的是不錯,所以在王雱用質疑的目光看過來時,就把手中的書扔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只是還有別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王雱接住書,和王雱一起問道。

    沈安問道:“就地安置……可有的地方卻沒法再安置,怎么辦?”

    趙仲鍼胸有成竹的道:“那就安置到別處去。”

    沈安笑道:“可大宋目前還有多余的土地嗎?”

    有,但都在那些豪紳的手中。

    否則每年那么多起造反是哪來的?

    就是沒活路了,用造反來吸引朝中的關注,最后被重新安置。

    趙仲鍼搖搖頭,若是和豪紳爭奪土地,那又會引發新的紛爭。

    王雱在沉思,“若是如此……要不就移到邊地去?比如說屈野河那邊,西夏人才將歸還,那邊的耕地不少。”

    向外擴張!

    沈安贊賞的點點頭,說道:“這是個好辦法,可還有一個辦法。各地官府有不少人都是服役而來,民間不管是富戶還是百姓都叫苦不迭,算是一個惡政……”

    趙仲鍼問道:“可若是不征召他們,那些缺口怎么補?”

    大宋的徭役相對來說要輕松一些,可在沈安看來依舊很重。

    一旦被分攤上徭役,輕則幾年緩不過氣來,重則就會破家。

    后續王安石的改革中,徭役賦稅就是一個大方向。

    沈安淡淡的道:“為何不把某些徭役變成招募呢?就如同是做工一般……某記得有些工役和雜役很適合那些不識字的災民。而且他們從絕望中走來,定然會分外珍惜這份工……”

    王雱和趙仲鍼相對一視,都覺得脊背發寒。

    王雱正色道:“若非是知道你一心想革新,某還以為這是你的權宜之計……安北兄,你這是想用此事為引子,為后來革新徭役賦稅開道嗎?”

    趙仲鍼沉吟道:“此事……就像是你說的挖坑,挖好了坑,至于何時埋人,就要看時機……”

    沈安欣慰的看著這兩個小子,心想自己的言傳身教總算是有了結果。

    挖坑埋人是對的,至于時機,當然是等趙仲鍼上臺后。當然,若是趙宗實為帝期間有好的時機,自然也可以推出來。

    他說道:“歐陽修有句話是對的,革新從來都不是朝夕之間的事,但……朝聞道,吃完早飯就要趕緊著手了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哈!

    這話一下就逗笑了趙仲鍼和王雱。

    氣氛松緩了些,沈安繼續說道:“革新就像是一盤棋,會下圍棋嗎?”

    兩人點頭。

    沈安說道:“此時只是開局,要及早在邊角著手,一點一滴看似不打眼,可等時機一到,那些閑子就能成為氣眼!能成為決定性的殺招!”

    沈安目光炯炯的道:“此時先布局,等以后得了機會,再順勢推進……這樣會少許多阻力,想想范文正,疾風驟雨般的慶歷新政得了什么結果?”

    趙仲鍼最近了解了不少那些年的事,他抬頭道:“急切之間就會崩。”

    王雱說道:“急切之間破綻就多,而且也沒法妥協。”

    沈安點頭道:“就是這個意思,所以才想到了這個。若是能促成此事,以后要革新徭役時,定然有人反對,只要把這個例子弄出來就能駁回,多好?”

    趙仲鍼由衷得贊道:“安北兄大才,某這便回去寫奏疏。”

    沈安說道:“不著急,且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等什么?”

    趙仲鍼恨不能馬上回去,最好今天就能把奏疏寫出來,然后送進宮中。

    “要穩重。”

    性子太急切了啊!

    性子太急就會煎熬……

    沈安覺得這小子的未來生活會很可憐,“你如今的身份不同了,自然不能太急躁,緩一緩,顯得你更穩重。”

    于是趙仲鍼回去就仔細琢磨著,一份奏疏寫了改,改了撕……

    一直到晚間,他依舊還在斟酌。

    “這里用急切怕不好吧?會不會被認為是在譏諷官家?還是改改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好,那些服徭役者大多怨聲載道,這是兩敗俱傷。官員治下的百姓破家,他們損失了賦稅……若是能用招募來解決此事,那些徭役甚至能折錢……好啊!”

    “若是用免役的錢財……是了,若是用免役的錢來養活那些招募的人……這不是有一舉兩得嗎?可安北兄說過,要防備吏治糜爛,否則再好的法子也會禍國害民!”

    燈光下,趙仲鍼抓住頭發拉扯著,一會兒歡喜,一會兒惱怒……

    外面的黑暗中,趙宗實和高滔滔并肩而立,看著兒子在糾結。

    高滔滔歡喜的道:“大郎可是長進了,竟然能寫奏疏。”

    她看著長子的目光中全是驕傲。昨日宮中傳來消息,官家夸贊了趙仲鍼,說他有勇有謀,傳回來后,據說趙允讓喝了個伶仃大醉,然后又開始了叫罵。

    那是痛快的叫罵啊!

    她感同身受,知道阿舅這些年受了許多苦楚,很憋屈。所以得了這個消息就忍不住要發泄。

    趙宗實淡淡的道:“他還是個孩子。”

    他回想起了自己當年在宮中的時光,那時的自己何嘗不是一個孩子,可宮中的歲月卻格外的冰冷,讓他只想回家。

    現在他的這個大兒子也走上了這條路,只是這心思太過于柔和了,動不動就會動情,這樣會很累……

    高滔滔低聲道:“可帝王家從未有孩子一說呢。”

    生在帝王家就要有早熟的自覺,否則被人挖坑埋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趙宗實微微嘆息一聲,說道:“他今日和沈安他們商議了許久,為夫也不知道他們商議出來了個什么……希望別太驚世駭俗……”

    高滔滔訝然道:“那該先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趙宗實搖頭道:“這孩子心中極為自傲,讓他吃幾次虧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高滔滔心中不安,卻拗不過丈夫,幾乎是一夜未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奏疏就淹沒了宮中。

    中書的人焦頭爛額的在分揀,韓琦穩如泰山,沒當回事。

    等分揀完畢后,有價值的被送了來。

    “去見陛下。”

    這事兒是官家引來的,自然是要他來親閱。

    宰輔們帶著挑揀出來的奏疏求見。

    趙禎早就在等著了。

    奏疏被一份份的送來,趙禎飛快的看著。

    作為一個老皇帝,他幾乎只是看一眼就能知道奏疏里的大致內容,是否值得自己仔細琢磨。

    這是一次投機的機會,韓琦等人早就私下告知了那些親朋好友,還把官家的大致意思也說了,大抵這就是作弊。

    想想,那些官員不知道趙禎的想法,只能憑借本能去揣摩,和這些提前得知情況的官員們相比就被拉開了距離。

    這就是贏在起跑線上的一個范例。

    第一天就這么在看奏疏中度過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三更,每更三千字以上,每天下來實則也是九千多字,多的時候一萬出頭。爵士還在繼續努力中……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irgqa.icu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赌场发牌的合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