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场发牌的合子
4小說網 >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> 第八百三十三章 覲見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八百三十三章 覲見

小說:凡人修仙傳仙界篇作者:忘語字數:3720更新時間 : 2019-04-18 18:32:56
    “石道友,這鐘聲既然響起,莫非是?”韓立收斂心神,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,是父皇出關了,估計明日便會召見我們,到時候我們按照計劃行事。”石穿空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韓立點了點頭,面色卻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厲道友不必擔心,三哥的計劃一向都是萬無一失,父皇他肯定會答應的。”石穿空看到韓立的面色,寬慰的說道。

    韓立聞言一笑,沒有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石穿空隨即又叮囑了韓立一些覲見時需要注意的事項,這才散去了空間分身。

    韓立朝著圣山方向深深望了一眼,轉身走回了房間。

    一夜時間很快過去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大早,韓立穿戴整齊,來到正廳。

    石破空和石穿空已經到了此處,二人皆換上了一件紫色華服,腰纏玉帶,頭戴紫金華冠,看起來宛如凡俗間的皇家子弟一般,顯得極為高貴。

    石破空頭上的紫金冠上鑲嵌了三顆閃亮的明珠,而石穿空的紫金冠非但色澤要黯淡許多,而且一顆明珠也沒有。

    “抱歉,讓二位久等了。”韓立打量著二人穿著,口中說道。

    “無妨,我們也是剛剛才到。”石穿空笑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石破空神情一派寧靜,沖韓立微微點了點頭,朝著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三人很快出了府邸,兩輛獸輦停在門口。

    第一輛獸輦異常華麗,通體都是金黃色,拉車的也是一頭金色獅獸,全身長滿濃密的金色毛發,看起來異常神駿,車輦上方有一個金色華蓋,迎風招展。

    第二輛獸輦就普通了許多,不過體積比第一輛獸輦大了不少,此刻旁邊站了一個紅衣男子,竟然是血滴候。

    正當韓立看向血滴候時,對方也看了過來,笑著沖韓立打了個招呼。

    “厲道友,接下來要去覲見父皇,父皇最為看重圣域的律法和規矩,我們不能再同乘一輛獸輦,麻煩你和血滴候乘坐后面那輛吧。”石穿空對韓立說道。

    韓立點了點頭,和血滴候登上了第二輛獸輦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石破空二人踏上了第一輛,吩咐了一聲后,兩輛獸輦立刻向前奔馳。

    “血滴候道友,許久不見,當年真是多謝你,為了我們引走那照骨真人,否則我和石道友未必能安全返回夜陽城。”韓立看向血滴候,笑道。

    “厲道友客氣了,說起當年的事情,血某真是慚愧,三殿下派遣我前去接應你和十三殿下回夜陽城,我卻沒有發揮什么作用,還被照骨那老魔頭打成重傷,閉關療傷了許久,前不久才剛剛恢復過來。那照骨真人,我聽說后來被厲道友斬殺,厲道友的實力真是深不可測,佩服。”血滴候臉上笑呵呵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當日能斬殺那照骨真人,實在是各種巧合疊加在一起,才勉強做到的,再來一次的話,死的肯定是在下。”韓立打了個哈哈。

    “厲道友太謙虛了。”血滴候笑道。

    兩人閑聊之間,獸車飛快前進。

    韓立這些年外出次數比較有限,大都是去摩訶區買東西亦或是為啼魂尋覓良方,并未在落迦區內四處走動過,所以對落迦區的情況并不熟悉。

    此刻乘坐著獸車,他才慢慢看清落迦區的情況。

    因為靠近圣山的緣故,整個落迦區的地形由北向南,呈現出一個向上的坡狀。

    落迦區的布局也是以此為基礎,一層層建筑從圣山底部,一直蔓延到城墻邊緣,排列的極為整齊,好像一級級階梯一般。

    而且越是靠近圣山,周圍的建筑越是高大華麗。

    兩輛獸輦轉過幾個路口,一條極為寬闊的白玉大道出現在前面。

    此大道寬足有百丈,筆直向前延伸,通往圣山方向。

    韓立面色忽然一怔,眼中流露出幾分愕然之色。

    只見白色大道兩旁,此刻赫然坐滿了人,密密麻麻一直向前延伸到圣山之下。

    這些人都神情恭謹,對著圣山方向參拜不已,對于石破空等人卻沒有理睬。

    “父皇每次出關,都要舉行祭天大典,城內所有人都來到這條圣道旁,祭祀參拜一整天。”血滴候看到韓立的神情,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韓立緩緩點頭。

    兩輛獸輦并未停下,沿著白玉大道,飛快向圣山方向奔馳。

    小半個時辰過后,獸輦終于抵達圣山山腳,在一片規模宏大的宮殿前停下。

    這片宮殿占地面積足有數百畝,上千間宮殿林立,所有宮殿都是用一種烏黑晶石建造。

    此晶石光滑剔透,仿佛最上品的黑水晶,散發出陣陣純粹的黑芒,顯然是一種極好的材料。

    每座宮殿上都布滿魔神,或者異獸的浮雕繪畫,建造的極其精美。

    “這里是圣皇的居所,圣皇宮。”血滴候再次向韓立解說。

    而在宮殿旁邊是一個巨大白玉廣場,面積不下于那片宮殿,中心處聳立了一座巨大祭壇,通體是用一種青黑色材料壘砌而成,看起來很是古樸。

    參拜的人群一直從下方延伸到了此處廣場上。

    而廣場上此刻更是坐滿了人,朝著祭壇參拜不已,口中念念有詞,說著祝禱的話語。

    “走吧,按照規定,我們也需要去參拜一下,然后才能去圣皇宮覲見父皇。”石破空走下獸輦,說了一聲,然后朝著祭壇走去。

    幾人立刻跟上,很快來到祭壇之下。

    韓立抬眼望去,只見祭壇上也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,只是聳立了兩尊高大雕像。

    兩尊雕像雖然極為古樸,棱角并不鮮明,但卻給人一種栩栩如生之感,仿若那是兩尊活人,而非雕像。

    其中一尊雕像通體雪白,是個一個女子,慈眉善目,含笑而立,宛如眾生之母,給人無比的安寧。

    另一尊雕像卻完全不同,整體卻是漆黑顏色,赫然長著十二個腦袋,二十四條手臂。

    那些腦袋神情各異,憤怒,歡喜,冷漠,傷心等等,似乎集合了世界上所有的感情。

    而那些手也各捏手勢,或是五指簸張,或是揮手抓攝,極盡勾魂攝魄之事。

    韓立看著兩尊雕像,目光微閃。

    他這些年也研究了不少關于魔域的事情,這兩尊雕像是魔域之人供奉的兩位神祇,幽冥圣母和天煞圣皇。

    傳聞之中整個魔域乃是天煞圣皇斬破無盡虛空,開辟而出,而幽冥圣母創造魔域內的萬千生靈,乃是眾生之母。

    韓立對這個傳聞自然不怎么相信,不過這兩尊神祇的雕像,他還是第一次看到,不由得多看了幾眼。

    他的視線在幽冥圣母上略一停留,很快便移開視線,望向天煞圣皇,眉頭忽的一皺。

    天煞圣皇的雕像,他今日絕對是首次見到,但這尊雕像隱隱給他一種熟悉之感,似乎以前在那里見過一般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不由得仔細打量起來,眼中泛起絲絲紫光。

    此刻他距離祭臺頂端雖然還有段距離,不過以韓立的目力,兩尊雕像的清晰呈現在他眼中,一絲一毫也沒有遺漏。

    “咦!”他面色再次一變,目光死死看向天煞圣皇腰間,那里纏著一根玉帶,玉帶上銘刻了一行奇特的文字。

    那些文字和韓立從照骨真人那里得到了雕像上出現的文字一樣,看來是同一種。

    他這些年偶爾也研究過那尊雕像上的文字,可惜一直都沒有找到線索,現在居然卻在此有所發現。

    韓立心中暗喜,正要細看那些文字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天煞圣皇一個腦袋上的眸中忽的黑光一閃,朝著他看了過來,猛地透出一股無邊無際的黑暗氣息,瞬間將周圍的一切光明盡數吞沒。

    韓立心中一震,只覺體內三魂六魄劇烈跳動,似乎要被盡數吸出,沒入黑暗深處。

    而他的身體好似被壓在億萬丈的冰層深處,體內的一切盡數被凍結,無法運轉分毫,只能眼睜睜看著一切發生,根本無力阻止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下一刻,韓立眼前的一切盡數消失,周圍又恢復了明亮,大殿上的那座腦袋眸中的黑光也消失無蹤,似乎剛剛的一切都是一場幻境一般。

    雖然只是一剎那的事,但韓立卻覺得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,心跳如擂鼓,腳下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厲道友,你這是怎么了?”血滴候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石穿空也望了過來,面露詫異之色的。

    看二人面色,似乎都沒有察覺剛剛那雕像的異樣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只是覺得馬上要面見圣主,有些心緒不安。”韓立沉默了片刻,勉強平復心跳,說道。

    “厲道友不必擔心,父皇性情雖然嚴厲,但蠻不講理之人。”石穿空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韓立勉強笑了笑,視線再次悄悄打量天煞圣皇的雕像,只是此刻雕像再無絲毫異變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石破空淡淡說了一聲,當先邁步踏上祭壇階梯,向上登去。

    韓立三人立刻跟上,很快來到了祭壇頂端。

    頂端是一片數十丈大小的平地,除了兩尊雕像外再無他物,只是在地面上銘刻了一道道紋路,形成一個橢圓形的巨大法陣。

    而在法陣之中,此刻盤膝坐了數十名身穿祭司服飾的人影,手持各種法器,對著兩尊雕像念念有詞。

    愛尚手機閱讀地址: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irgqa.icu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赌场发牌的合子